• Mr.Cat

#105 Protecting Glass for Deardroff V8 focusing screen

上一期《Cameracafe》介紹了在大角咀一間超過50年歷史的表行,年輕的少東替筆者維修了家父留下來的 Citizen 機械表。今次再介紹一個小故事。


因新工作的關係,搬到大角咀這個舊區已有一段日子。非常喜歡這區保留了老香港的氣息,大量金工工場,不少的老店已開業超過半個世紀,但同時也有不少新的發展項目和店鋪。去年我們主辦的《Russian Red Open Hearts Live in Hong Kong》音樂會,場地 Lost Stars Livehouse Bar & Eatery 也是在大角咀。非常有活力的小區。




今次再介紹一個在大角咀發生的小故事。


故事是這樣的,大約一年前,筆者替外婆拍 8x10 人像照(100 歲生日啊!),筆者帶了 Deardroff V8。拍攝影後,把相機放回 Billingham Hadley Large 相機袋內。在還沒有放入行理箱前,離遠看到小兒像上樓梯級般自然地踏了上去,馬上傳來清脆的碎破璃聲音。就是這樣,那塊超薄無色 Yanke 8x10 增光對焦屏的保護玻璃完全粉碎。



那可是在上海訂來的啊!還記得訂購時尺寸也有錯誤,也來回數次才匹配。正當筆者非常煩腦之際,有一天早上,在大角咀街市下小巴,眼前正是一間非常傳統的玻璃鏡店。筆者心想:也許可以一試。


改天的大清早,筆者帶著 Deardroff V8 的後組木框和沒有保護下的 Yanke 增光對焦屏到了這間叩記玻璃鏡業。可能太早的關係,老闆正在開店。筆者說了早晨後,第一句話已說錯:不好意思,老闆,這是舊木頭相機的對焦屏,請問你有沒有薄而無色的玻璃,我想𠝹一塊作對焦屏。


不知是不是「無色」這兩個字觸動了他的神經,他馬上回一句:「我們只有普通的玻璃,沒有光學玻璃…….」其後他花了一段時間向筆者解釋什麼是玻璃。他總結一句:「我這裡再薄再淡的玻璃也是有色的。」


可能是當天的第一位客人,老闆娘很想開市,她在這時插了一句:50蚊啦!放低下午取貨。

筆者馬上回應,「好!好!好!」


淘出50元後在一張紙上留下了電話號碼,臨走時說了一句:「四個角切直線便可。」老闆頭也不回準備開工,低聲回應:「得啦!得啦!」


本來是下午取貨的,但45分鐘後,收到老闆娘打來:「王生!攪掂啦!」結果落樓去鏡鋪,收到時眼前一亮!一塊很薄的玻璃,厚度剛剛好!肉眼看不到范藍綠的玻璃色。最特別是玻璃的四個角老闆𠝹了圓角!Fit in!


還記得小時候跟老爸去𠝹玻璃,老爸總是說,玻璃師傅是收刀工的,一刀一刀計,孤線和圓型是最貴!


筆者不禁問:「還有沒有尾數?」

老闆說:「沒有啊!50蚊全收啦!」

「那可是圓角啊!」筆者說。

老闆笑說:「是啊!靚唔靚?」


果然是高手在民間!